请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创世血瞳在线阅读 - 第1039章 男人之痛

第1039章 男人之痛

        知道这个答案之后欧阳赋睿更加慌张,脸上顿时呈现出了慌乱的情绪:

        「真的非常抱歉。」

        「没关系,这是我自愿的,好了,你差不多该回去了,不然你的女人们要着急了。」舒妍很是害羞的说道,脸上却浮现出意犹未尽的喜悦。

        欧阳赋睿经过舒妍这么一提醒倒是想起来了。

        他不由得尴尬道:「对,差点忘了这回事,那舒妍姐再见。」

        「再见。」

        等到欧阳赋睿彻底走了以后,她脸上挂着的那份笑容逐渐消失,逐渐转化为了遗憾。

        也就是说,他对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因为夹杂着不可抵挡的因素,他们根本没法在一起。

        她真的很想自私一次啊。

        在很多时候,我们都希望对方能够对自己奋不顾身,自己也对对方奋不顾身,但是最后,我们却往往让那对自己,奋不顾身的他,被伤的体无完肤;

        等到欧阳赋睿前往回去的路上,恰巧碰到了半边脸被打肿的轩辕秩成。

        正打算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注意到了一旁气鼓鼓的令狐雨璇,大概可以猜到轩辕秩成惹得令狐雨璇不高兴了,也不好去打扰。

        他轻抚着自己那一半被打的脸,就跟牙疼似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轩辕秩成含糊不清的说道:「媳妇,你这打也打了,就原谅我吧!」

        「不行!两次了,你还说不是故意的?嗯?你觉得我还会信你的鬼话?」

        令狐雨璇气呼呼的说道,她轻轻的鼓起两边的香腮,异常可爱。

        「这不能怪我啊媳妇,我……我这真不是故意的啊。」轩辕秩成这波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见令狐雨璇不理会自己,轩辕秩成赶紧追了上去,就怕令狐雨璇因为这件事再也不理自己了。

        令狐雨璇很是懊恼的说道:「你说了多少次不是故意的?你觉得我还会信你的话?」

        「这……好吧,怪我这双手不老实。」

        这时候轩辕秩成居然强行推锅,将罪行强行嫁祸到自己手上。

        「那我就把它剪了。」

        令狐雨璇用略带危险的语气说道,这张绝美的脸蛋上充斥着几分薄冰,给人一种冰美人在世的感觉。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轩辕秩成顿时感到脊背发凉,好像自己这一双手已经没了一样。

        他只有在她的身后紧跟着并道出解释:「不行啊,这手没了就保护不了你了。」

        「我不管,谁让你要乱动的。」

        令狐雨璇也没有回头,撩起自己残留在额前的青丝,脸上同时呈现出懊恼的情绪。

        她紧握着柔柔的小拳头,朝着身后一顿重击。

        本来是想打到他肚子上开开玩笑,却没有感受到他柔软的肚子,反倒是……

        这感觉不太对!

        「唔呃!」

        伴随着轩辕秩成惨叫一声,令狐雨璇僵硬的回过头,这才看到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着的轩辕秩成。

        从他进一步痛苦狰狞的面容中就可以得知她打错地方了。

        轩辕秩成承受了男人无法承受之痛。

        令狐雨璇这才慌张了起来,她立刻转过身走到他身边侧着腿坐下,并将其轻轻接过搂在怀里,连忙关心道:

        「啊,抱歉抱歉秩成,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打错地方了。」

        「璇……璇儿,你下手真狠啊……疼死我了!」

        轩辕秩成到现在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在隐隐作痛,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在美人香怀中只怕是短时间内没办法站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扶你起来好不好?」

        令狐雨璇知道这一下是自己过分了,虽然不知道这种痛有多难受,不过从他这张扭曲的面容就能得知有多痛了。

        「我得缓一会儿,璇儿啊,你这……你不能拿你后半辈子的幸福开玩笑啊。」轩辕秩成很是吃力的吞吐着。

        「我……讨厌!你在这样乱说我就不理你了。」

        感受到令狐雨璇怀抱着的手略微一松,轩辕秩成这才赶紧说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那你让我在你怀中体验一会儿总行吧,这样对我来说稍微好一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可以的。」对于令狐雨璇来说这并不过分。

        因为有令狐雨璇的温暖怀抱,轩辕秩成的心情这才有所好转。

        好像不是那么痛了。

        感觉到些许适应的他脸色都好转了不少,不过他可没有那么老实,这时候还在选择装痛。

        轩辕秩成依恋在美人香怀中不舍。

        见此状况,欧阳赋睿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想当面揭穿又怕被轩辕秩成暴打一顿,到时候估计还会边追着自己边喊坏我好事。

        这种感觉欧阳赋睿光是想想都觉得害怕。

        毕竟这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两年多了吧,他本性暴露也很正常。

        他都不知道轩辕秩成这两年多下来怎么忍下来的,毕竟他太有原则了一些。

        男生多少怎么的也有那么一点好色吧,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之间也就只接过吻,拥抱过,牵过手。

        就离谱,应该没有做过什么比这个更亲密的吧?

        欧阳赋睿只能无奈的耸一耸肩,带着几分无奈向自己家中走去。

        此时的夏天赐正坐在庭院内喝茶,原本他的心情还算不错,在感觉到如同寒冰般的极冷气场时这才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他正准备出声,可谁曾想这时,夏府的大门口被打开了。

        夏天赐的警觉性上升到最高,本打算将门外那人好好收拾一顿。

        在确认来人是谁时夏天赐原有的那份火焰这才稍微弱了那么一点。

        原来他的儿子回来了,见他的气场那么嚣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找来算账的。

        「你来做什么?」

        夏天赐已经有了三分不满,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自己的儿子,没有理由一进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他的心情还算不错,换做平常那可就不一样了;

        夏凡没有说话,不过是向夏天赐步步紧逼。ap.

        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夏天赐下意识的向后方退了一步,朝着夏凡吼了一句: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杀你。」

        这样一句话无疑击垮了夏天赐的防线,这一波操作给他整得猝不及防。

        尤其是看到对方龙瞳的那一刻,他竟有了一丝凉意。

        可即便如此夏天赐还是壮着胆子,他忍不住伸出手来,指着对方的身体一阵哆嗦:

        「你个小兔崽子活腻了!我可是生你养你的爹!你这样做天理难容。」

        「哦?」夏凡发出了质疑的声音,他越想越觉得可笑。

        「来人!给我拿下他!」

        夏天赐大声呵斥了一句,虽然说他手底下的这些兵不算厉害至少也能抵挡一下。

        哪里知道事情并没有按照夏天赐想象的那般发展,这偌大个将军府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夏天赐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他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像是看怪物一般打量着面前的人,很是害怕的说道:

        「你……你干了什么!」

        「老东西,你别喊了,他们听不到的。」

        简短的一句话却又致命。

        他不知道夏凡究竟用了什么妖术,居然能让外界无法干涉。

        夏天赐是真的害怕了,他的身体不断后退,嘴唇都不自觉的打着哆嗦。

        见夏天赐这般模样,夏凡的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的眼神战略性十足,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果断伸出手抬起他的下颚,而夏天赐被他这么一弄也是被迫抬起头来看向对方。

        夏天赐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侮辱。

        身为人父,居然是被自己的儿子给……

        他越想越觉得气氛,歇斯底里的朝着夏凡吼道:

        「你这逆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样做有何仁义可言?又可曾尽守孝道!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可有过半点慈悲心怀!」

        仁义?孝道?慈悲?

        夏凡只觉得一阵讽刺,不由得仰天大笑一声。

        原来这老东西还知道啊。

        他用一双永不屈服的眼神怒瞪着夏天赐,眼中的怒火在他的眼底来回翻滚浓烈着。

        夏凡越想越气,手上的力道也是加重了几分,对着夏天赐大喝一声:

        「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东西!」

        「逆子……你个逆子!」

        夏天赐无休止的谩骂着,那一刻,他的恐惧进一步放大,这七上八下的,就像是有着成千上万只水桶,弄得他很不舒服;

        「现如今说这些已经晚了。」他很是轻松的说出这样一番话。

        「莫非你是想背上弑父的骂名?早知当初我就该把你掐死!」

        夏天赐肠子都悔青了,就不该让夏凡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呵!你身为人父却从未尽过做父亲的义务,子不教父之过,今日我就要替这天下正道!」

        说完,夏凡便是将手上的武器狠狠地朝着夏天赐刺了过去。

        「不要!」

        夏天赐惊呼一声,似乎是感觉到了那种刺穿身体的真实感,他的瞳孔都放的最大。

        伴随着他的尖叫,夏天赐猛的坐起。

        他被吓得满头大汗的,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再看看周边,被黑暗所笼罩着,想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意识到这是一场梦,而他正在自己的房间,他这才松一口气。

        该死……

        怎么就会做这样的梦呢?

        夏天赐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觉得有些头疼。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他总感觉这个梦是在暗示他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