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那个年代开始在线阅读 - 第8章夜宿街头(求收藏)

第8章夜宿街头(求收藏)

        薅贾家羊毛的负罪感消失了。

        在贾张氏这番撒泼讹诈话语的刺激下,吴信将他偷吃贾家馒头及偷拿贾东旭新衣服、新鞋的行为归纳为劫富济贫,他给自己扣了一个惩恶扬善的帽子。

        我是好人!

        自认为是好人的吴信心满意足的拎着二锅头朝着东南方向走去,今天逃命过程中,无意中发现那里有个小公园。

        今晚就在小公园睡了。

        拿闫阜贵家的二锅头,可不是为了坑闫阜贵,是吴信给自己准备的护身道具。

        身穿。

        特殊年代。

        还是一个没有身份的黑户。

        满大街都是拎着武器抓捕吴信的人。

        晚上去什么地方睡觉?

        只有夜宿街头一条路可走。

        这半瓶二锅头就是吴信确保自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道具,脸上、衣服上撒点酒,再把酒瓶子往怀里一放。

        妥妥的一个伤心借酒消愁的形象。

        人们不至于跟一个酒鬼一般见识。

        这一晚也就这样对付过去了。

        其他事情明天白天再说。

        吴信心平静气。

        四合院的那些人却炸锅了。

        心满意足得了十个大白面馒头的贾张氏,压根没有搭理那位还蹲在地上因贾东旭娶媳妇犯愁的贾大旭,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贾东旭。

        混蛋儿子。

        要悔婚。

        丑妻家中宝。

        人家是纺织厂的正式女工,每个月按时按点拿工资的人,比你这个啃老的贾东旭强好多。

        不漂亮。

        有钱有工作不就行了。

        关键那是一个好生养的女人。

        屁股大,一看就是生儿子的好坯子。贾张氏私下找人算过,说贾东旭只要娶了这个女人,她贾张氏最少可以抱三个大孙子。

        “贾东旭,我告诉你,别跟许大茂和傻柱两个人鬼混,傻柱的爹跟着寡妇跑了,养活着一个拖油瓶,许大茂那就是一个鳖孙。”

        孙字刚出口。

        贾张氏便化作了木头人。

        贾东旭的衣服怎么不见了。

        揉了揉眼睛。

        确认贾东旭的衣服和鞋不见了。

        血压瞬间升高。

        这可是贾张氏费了老鼻子劲搞来布票、鞋票给贾东旭张罗来得东西,为的就是让贾东旭在岳丈家好好的装一装比,继而将那位好生养的膀大腰粗的女纺织工人娶回贾家,让贾家多一份收入。

        衣服和鞋不见了踪迹,里面可还有十块钱及三斤京城地区的粮票及一斤猪肉票。

        本意是彰显自家家底,给人家一种我们家东旭就算没有工作但我们家底也丰厚的错觉。

        赔了夫人又折兵。

        衣服、鞋没有了不说还把钱票也都没有了。

        凄厉的惨叫声音响起。

        “来人啊,我们家丢东西了,我们家东旭明天走亲戚的衣服和鞋都没有了,咱们四合院进小偷了。”

        静寂如丝。

        听到贾张氏哀嚎声音的四合院街坊,一个个宛如没有听到声音般的待在了自家屋内,刚才目睹贾张氏讹诈易中海十个白面馒头的一幕,让四合院街坊都对贾家提起了十二分小心,或许正如某些人所讲的那样,贾家压根没有蒸馒头,而是借有人偷盗这个名头朝着四合院众街坊众筹。

        十个白面馒头,省省也就积攒出来了。

        衣服和鞋。

        得省到什么时候去?

        算逑了。

        眼不见心不烦。

        贾张氏号丧了半天,见四合院众人没有搭理自己,把火气撒向了贾大旭。

        “大旭,你真是没用,你儿子结婚的衣服和鞋都没有了,你屁也不放一个,你还是东旭的老子吗?”

        “我本来就不是。”

        “你说我背着你偷人了?”

        “懒得理会你。”贾大旭抽着旱烟道:“不娶就不娶,东旭不是看不上那个女的嘛,那就别娶了,一辈子不娶媳妇也挺好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我说娶就得娶,那个杀千刀的混蛋,他偷吃了咱家的馒头,还把东旭娶媳妇的衣服和鞋给顺走了,我老婆子诅咒他不得好死。”

        “阿嚏。”

        溜达到小公园的吴信打了一个喷嚏。

        他估计是贾张氏在骂自己。

        不怕。

        被骂又不会掉肉,远没有手里的衣服及肚子里面的五个白面馒头实惠。

        吴信将偷来的贾家贾东旭的衣服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奇怪。

        贾东旭一米七二个头的衣服和鞋穿到吴信身上的时候,竟然异常的合体。鞋大小刚好合适,衣服胖瘦适当。无非这个裤子有点长,难不倒吴信,将其裤子往回挽了挽。

        感觉到裤兜里面好像有东西。

        吴信伸手进裤兜。

        凭着感觉。

        他认为是钱和票。

        发财了。

        这一次贾家之行,不但解决了自己晚上没有饭吃的难题,顺带手的把自己身上不怎么合身的破衣烂鞋换了,又意外得到了钱和票。

        钱票。

        这个时代安身立命的本钱。

        老天待我不薄。

        吴信把他换下的那些破衣服烂鞋烂毛巾特意丢在了厕所里面。

        分开丢的。

        这个街道的旱厕丢一只左脚的鞋,那个街道的旱厕丢一件上衣。

        一点不担心麻烦。

        做完这些事情,吴信回到了之前那个他换衣服的小公园,找了一个长条木凳,躺下之前把这个酒瓶里面的白酒洒了点在身上。

        装醉酒就得装个像样。

        冷倒是不至于。

        夏天。

        和衣躺在木头凳子上刚好,就是不怎么舒服,硬木头做成的木头长凳,硬邦邦的远没有后世那个席梦思睡得舒服。

        凑合对付一宿得了。

        今后的事情明天再说。

        吴信抱着酒瓶子躺尸在木头凳子上。

        距离吴信身处小公园很远很远的有关部门内灯火通明。

        吴信逃命过程中脱掉的衣服、鞋、弯弯钞票、手机一一放置在了桌上。

        “这是对方用来接头的道具。”一个上了年岁的老者,指着弯弯钞票道:“钞票后面这一组手写的数字极有可能就是他们接头的暗语或者内容。”

        话罢。

        指着吴信的手机。

        “这个我猜测是对方从弯弯带来要交给接头人的接收器具,十年庆典眼瞅着在即,对方亡我们之心不死,传令下去,继续排查,任何一个犄角旮旯都不能轻易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