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织明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怎不叫人快活?

第三十五章:怎不叫人快活?

        元月二十六日,辰时正,勇毅军在赤城堡外的大校场上,举行了十分隆重的授衔仪式。

        原本在整个勇毅军中,只有永宁伯张诚一人无需授衔,因为根本就无人有资格可以给他授予军衔!

        但为了彰显自己得位之正,完全配得上大将军这个在勇毅军中至高无上的军衔,张诚还是给自己弄了一个颇费周章的授衔仪式。

        首先是勇毅军总镇抚贺飚登上高高的将台,大声宣读了《勇毅军军衔条例》,这就等于公开宣告军衔制度在勇毅军中正式施行起来。

        总镇抚贺飚宣读完《军衔条例》后,便是威远营主将、勇毅军老营总管吴志忠登台宣读《授衔章程》后,再由贺飚宣布“勇毅军初次授衔仪式”正式开始。

        这时,就见开平卫指挥使靳新朋、永宁卫指挥使严庆荣两位宣北旧臣登上了将台,他们二人齐齐跪在张诚的帅椅前,代表勇毅军治下的地方军户百姓请求其接受大将军军衔。

        永宁伯张诚在帅椅上微微欠身,并摆手以示拒绝之意,靳新朋与严庆荣二人仍是跪地不起,再次叩首下拜,并高声请求。

        忽然,吴志忠、魏知策、张国栋、陈铮、张广达、李际遇等勇毅军六大营主将,也起身离席来到永宁伯帅椅前,齐刷刷跪下行礼,代表勇毅军各营数万将士再请张诚接受大将军军衔。

        永宁伯张诚仍是稳坐在宽大的虎皮帅椅之上,他面容和善地摆手拒绝,就是不起身接受众人之情,任凭他们跪成一片,丝毫不为所动。

        就在大家以为会一直这样僵持之际,勇毅军总镇抚贺飚也起身离座,来到永宁伯的帅椅前俯身下跪,高声请求道:“大将军,此乃我北路军民士子拥戴之心,热切之望。

        还请大将军不要再行推辞,以上应天命所归,下顺民心所向,如此才可固我军心,振我士气,使我勇毅军上下同心,内缴流寇,外御鞑虏,无往而不利矣!”

        几乎于此同时,将台上下,从各营副将以下各千总、把总、百总、队官、甲长各级军官,再到所有将士纷纷以单膝跪地,俯首高呼:“请大将军应天命,顺民心,受万军所请,以固军心,振士气,使我勇毅军上下同心,无往不利!”

        万军齐呼之声,震天动地,直闻数里之外,足以使天地为之变色,声声呼喊,更是代表了万众一心。

        永宁伯张诚见此情此景,亦知自己这戏码已然做足,若是再不为所动,反会物极必反,进而伤害了忠勇将士们的热情。

        他自虎皮帅椅上站了起来,向着总镇抚贺飚等诸官各将,以及将台下万余各营精锐战士深深一揖,朗声说道:“本伯非为不愿受此衔,而是欲先给各位爱将授下军衔,今即诸将同心所请,本伯又怎好执意拒之?”

        张诚跨步向前,越过将台上的诸官各将来到将台边缘,他挥手向下面跪着的万余勇毅军精锐将士挥手示意,大声喝道:“儿郎们,都起来吧!”

        将台下的各营锐士们闻声纷纷站起,不知是谁突然间高呼一声:“大将军……万岁……”

        “大将军……万岁……万胜……勇毅军……万胜……万岁……”

        一时间,整个大校场上吼成了一片,因这一声大吼是战士们发自内心,事前并无彩排和演练,所以虽万军同吼,却并不十分整齐划一。

        “万岁”声中,还间夹着一声声“万胜”的吼声,此起彼伏间,已根本无法分辨将士们吼出来的究竟是“万岁”,还是“万胜”?

        据说后来,永宁伯张诚因假军票一事,在宣府地方和京中都得罪了许多人,他们纠结起来想要告御状,这“高呼万岁”之事便是他们的一个重要武器。

        可当朝廷派员下来核查的时候,无论是当时参与其中的官将,还是赤城堡内外的军户、商家,都异口同声地确认。

        当时,勇毅军将士们高呼的就是“勇毅军,万岁”和“大将军,万胜”。

        这让那些以为可凭此剪除永宁伯张诚的小人,顿时就熄了火,不得不偃旗息鼓,再另寻其他方式和借口来攻讦张诚。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看着黑压压的披甲锐士们一排排站起,那感觉就犹如看着海浪不断向后翻滚一般,张诚的眼睛都有些湿润。

        自己这些年的拼搏,几度徘徊在生死之间,可谓是九死一生,然现如今看着将台下这如狼似虎的忠勇将士,张诚的心中无限感慨。

        他认为自己这一生值得了!

        缓缓退回到自己的虎皮帅椅前,张诚挺身而立,一身金色盔甲在阳光照耀下煜煜生辉,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在光芒中间的永宁伯恰如一尊天神般伫立于艳阳之下。

        “你们也都起来吧。”张诚看着跪成一片的麾下将官,沉声说着话。

        总镇抚贺飚却并不依言起身,他仍旧跪伏于地上,高声喊道:“请永宁伯顺应天命民心,接受‘大将军’衔。”

        张诚看着这位倔强如牛的老部下,微微摇了摇头,朗声说道:“贺飚,起身吧。本伯决定接受大将军衔!”

        贺飚这才不紧不慢地缓缓起身,又弯腰躬身施礼道:“大将军率领我等战巨鹿,杀奴贼,援豫省,剿流寇。

        带领我等从万马千军中一路拼杀到如今,可以说没有大将军,便没有今日之‘勇毅军’,也不会有我等今日之荣耀。

        ‘勇毅军’正是有了大将军您在,才能称之为‘勇毅军’,您是‘勇毅军’之魂,是我等心中的神。

        这‘勇毅军’最高衔级,也只有您一人才有资格拥有,您若坚持不受此衔,我等又怎敢接受您为我等加赐的荣耀!”

        张诚看着贺飚和他身后的各将官,微笑着安慰他道:“好啦。本伯知尔等心意,现已决定接受这‘大将军’的军衔。”

        他接着又挺了挺胸膛,朗声道:“请总镇抚为本伯授衔吧!”

        “喏。”

        贺飚大声应诺后,便即站起来转身向着后面挥了挥手,只见四名身穿红色衣甲的镇抚官秦大忠,手里捧着一方红木托盘大步走出。

        红木托盘上还盖着一方红缎,而在他的身后跟随着同样衣着的刘井柱、房知海、夏顺成、刘志等四位镇抚官。

        将台上,靳新朋、严庆荣、王元景、魏知策、张广达等众位将官,已纷纷退在左右两厢,将中间让了开来。

        在台上台下万余勇毅军将士们的齐齐注目之下,腾蛇营镇抚官秦大忠手捧托盘阔步向前,来到总镇抚贺飚身后停下。

        贺飚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秦大忠,轻轻揭开那一方红缎子,只见其下是一个红木漆盒,虽不甚精美,却显得十分的古朴庄重。

        贺飚轻轻打开红木漆盒,从中取出一块纯金打制的“大将军”军衔标志,这其实就是一枚臂章,用以佩戴在左臂之上,各官将、兵士皆以此来区分各人的衔级。

        毕竟不同于后世那种热兵器作战,这时的战士们还不能褪去盔甲,若是只穿着军服作战,无疑将成为敌人刀枪弓箭的靶子。

        所以,张诚才想到在各人的左臂增加臂章,以作为区别各人衔接的军衔标志。

        他的“大将军”衔级标志,中间是一只肋生双翼的麒麟图案,上面有一轮红日和一弯半月,下面是篆书的“勇毅”二字。

        贺飚走上前将永宁伯张诚的“大将军”衔级标志,临时插入左臂盔甲上预留的一个豁口内,整个仪式便告结束。

        …………

        其实,这一切都是张诚玩的“三辞三让”戏码而已,如此而为的目的就是为了显得自己的谦逊,三辞三让之后,才被迫接受大将军衔级,借此使麾下的将官战士们完成一次认主。

        当然了,勇毅军各将官也都是心甘情愿地配合张诚,演好这一场戏码,而将台下的万余各营精锐战士,却被张诚这一番操作所感动。

        如此,再加上现场气氛的烘托,他们都深感自己跟对了人,在内心中甚至觉得,就算自己为大将军战死,也是值了!

        接下来就是永宁伯张诚为勇毅军各将官们授衔,从总镇抚贺飚被授予“左护军”衔级开始,然后是威远营主将吴志忠,同样也是左护军衔级。

        腾蛇营主将魏知策、青龙营主将张国栋、白虎营主将陈铮、朱雀营主将张广达、玄武营主将李际遇等人也是“左护军”的衔级。

        还有秦大忠、刘井柱、房知海、夏顺成、刘志等五位营镇抚官,以及靳新朋、严庆荣两位卫司指挥使,也都被授予了左护军的衔级,接着就是六大营的十二位副将们被授予了“右护军”的衔级。

        最后登台的是六大营里三十七位部千总官,以及各部中的三十七位镇抚官,还有勇毅军总医官施建能、总兽医官刘会成和营务参谋吴志忠等人,他们都被授予“羽林校”的军衔。

        如此,直到日上三竿的正午时分,张诚也才刚刚给所有获得“羽林校”以上军衔的各位将官们授衔完毕。

        而其下还有众多的各营中军官、把总、百总,以及各类参谋、参赞等文职军校,张诚便不再亲自为他们授衔。

        他们将会由各营的镇抚官,来代替大将军张诚为之授衔,毕竟人数太过庞大,若全部由张诚来亲自授衔,不知他要忙碌到何时?

        自此以后便成了定例,凡是“羽林校”以上的军衔,都必须由张诚亲自授予,其他任何人不得代替,否则便是无效。

        …………

        永宁伯张诚端坐在自己的虎皮帅椅上,头顶还有红色的罗伞遮阳,虽然在他身前的案几上摆着茶水和果盘,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去碰,只是摆个样子。

        毕竟,自己麾下万余精锐将士都在烈阳下,他又怎能独自享福,不过旁边的火炉散发出的腾腾热气,却使他感觉格外舒服。

        宣北这边的正月还很是寒冷,就算今天的风不大,且还是一个艳阳天,但寒冬的北风尤劲,即使打着厚实的羊毛斗篷,也无法抵御。

        他叫过一旁候着的中军张成芳,吩咐他安排人给台上台下各处火炉,都多加一些炭火和木材,莫使自己心爱的忠勇将士冻伤喽。

        将台上每完成一批将官的授衔仪式,台下的战士们便发出一阵欢呼之声,一时间“万胜”之声响彻云天。

        现场的气氛显得格外热烈,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满是兴奋神情,被授衔的将官们也个个昂首挺胸,神采奕奕。

        场面壮观的授衔仪式,一直持续到申时,也才堪堪给勇毅军六大营的各司把总、司镇抚官,以及各局百总和局镇抚官们完成授衔。

        至此,今日的勇毅军初次授衔仪式,才算告一段落,而其他各队总、甲长等低级军官,以及各营的上士、中士、下士、列兵等战士的授衔,将在各营的驻地在坐营主将主持下完成。

        “万人一心兮泰山可撼,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干犯军法兮身不自由。

        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

        上报天子兮下救黔首,杀尽鞑虏兮觅个封侯!”

        在一阵嘹亮的军歌声中,各营将士踏着整齐的步伐,依序列队缓缓行出了大校场,返回各自驻汛之地。

        …………

        将士们虽然在大校场上折腾了一整天,中间又是水米未进,然却丝毫不觉得疲惫。

        因为他们亲眼看着自家将主爷,也在高大的将台上陪着他们,同样也是水米未进,他们又怎敢言累喊苦?

        而且,刚才授衔仪式上燃起的激情还未褪去,他们个个都是兴奋无比,扯着嗓子拼命唱响嘹亮的军歌,生怕自己营中的歌声被盖了过去。

        虽然今日的授衔仪式上,还没有轮到给他们授衔,但一想到最迟明日,自己也能在左臂加上那个明晃晃的小牌子,不由更为兴奋。

        毕竟,这个月授了军衔后,从下个月开始便可以依军衔来领取军饷,这就相当于普涨了一级工资,每月到手的银钱增多,怎不叫人快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