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那个年代开始在线阅读 - 第5章偷贾家馒头不算偷(求收藏)

第5章偷贾家馒头不算偷(求收藏)

        成也风云。

        败也风云。

        光顾着借这个白纱布遮掩自己口音,却没想到因白纱布害的自己没能吃成窝窝头,肚子饿的呱呱叫。

        恼怒之下。

        吴信有点怨天尤人,他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忽悠技能貌似在这个年代没有了用武之地。

        白白净净的脸颊。

        在当下这个环境中就是不好的表现。

        大妈说了。

        小白脸没好货。

        诚恳的眼神是虚假。

        这个年代的人眼神中迸发着火热。

        要个窝头吧。

        人家说自己得吃细粮。

        细你个大爷。

        吴信一拳头打出。

        就听得“咔嚓”一声。

        吴信的心瞬间陷入了狂喜,看了那么多人起点小说,但凡主角穿越,这个金手指都得有个启动过程,合着自己错有错着,要窝头不成的情况下,误打误撞的启动了系统。

        呵呵!

        签到系统。

        天天大鱼大肉。

        圆梦系统。

        大鱼大肉天天。

        小空间。

        顿顿大鱼大肉。

        随身小超市。

        大鱼大肉顿顿。

        艹。

        失策了。

        不是系统启动了,是刚才吴信击拳的时候,右脚不小心踩到了这个干枯的小树枝,“咔嚓”的细微声音不是系统启动的声音,是小树枝断裂发生的声响。

        白高兴了一场。

        “呲。”

        吴信吸了吸鼻子。

        不知道是穿越福利,还是吴信真的饿了,吴信刚才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白面馒头的味道,好像是从吴信身后的四合院里面传来的。

        阿弥陀佛。

        玉皇大帝还是发了善心的。

        知道自己饿了,就给自己送来了白面馒头。

        就拿一个馒头,等自己将来发达了,一定好好的补报一下被他拿了馒头的这家人。

        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吴信慢慢的挪到了四合院。

        有些屋子亮着灯光,有些屋子却黑漆漆一片,不晓得是没人住,还是怕费电的拉灭了电灯。

        如此。

        也形成了对吴信有利的一面。

        诺达的四合院里面,因为不均匀的灯光,有的地方黑漆漆一片,有的地方却能依稀看到人影。

        哎。

        心里重重叹息了一句的吴信。

        抬头看了看天。

        都是穿越者。

        看看人家,在看看自己,穿越来被抓,后靠着装死逃脱,现在为了填饱肚子,居然要当梁上君子。

        我堂堂穿越者不要面子吗?

        不要了。

        喂饱肚子要紧。

        吴信迈步进了四合院,没有刻意去隐藏自己的身形,却也在尽可能的沿着黑暗的地方前进。

        这种情况下。

        讲究的就是一个理直气壮。

        万不能心虚。

        碰瓷跟当梁上君子是一个道理,你鬼鬼祟祟,明眼人一看你就不是好东西,你理直气壮,谁敢说你是来偷馒头的。

        碰见了又能如何?

        馒头不在我手。

        我就是来找人的,随便瞎编一个名字,后在说自己走错了地方。

        齐活。

        馒头在手也不怕。

        《疯狂的石头》里面饿了好几天的黄渤,就是一边狂逃,一边奋力的往嘴巴里面塞着面包。

        这事情咱也可以干。

        馒头的香味是从中院传来的。

        吴信从前院进到中院的时候,听到了这么几句话。

        “老伴,贾家今天怎么大晚上蒸馒头了?”

        “贾张氏托人给贾东旭说了一个媳妇,是纺织厂的女工,明天要带着馒头去人家女方家里。”

        “贾张氏真不是一个东西,纺织厂都谈好了,还让我在我们小学里面给她儿子介绍对象。”

        “贾家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真要是把你们小学的老师介绍给贾家,到时候人家一准怨你。”

        “我不是想挣几个媒人钱嘛。”

        贾家!

        贾东旭!

        小学!

        我艹。

        问话的是闫阜贵,算计不到就受穷的那位三大爷闫阜贵,回话的是闫阜贵的媳妇。

        贾家是贾张氏。

        贾东旭媳妇是纺织厂女工。

        这是禽兽四合院?

        这么快就跟禽兽四合院的人给产生了纠葛?

        不对。

        是自己要替天行道。

        禽兽四合院之吸血鬼贾家,自己要偷得是白眼狼贾家的馒头,吴信当场释然了,偷馒头的心里罪恶感一下子没有了,也没有了事后回报这个馒头的想法。

        不偷白不偷。

        剧本不对。

        原剧中。

        贾东旭娶了秦淮茹,秦淮茹给贾东旭生了棒梗、小铛、槐花,后一命呜呼,留下一老一小两寡妇及三个白眼狼拖油瓶,引出了吸血傻柱的戏码。

        贾东旭要娶纺织厂女工,那后面的秦淮茹怎么办?难不成自己穿越引发了蝴蝶效应,把秦淮茹给扇没有了?

        扇没就扇没了。

        馒头要紧。

        走到中院的吴信,一眼看到了东侧屋屋门外上挂着的小竹篮,馒头的香味就是从竹篮里面散发出来的。

        看看左右。

        见没人关注自己。

        吴信三步两步走到竹篮跟前,伸手取下竹篮,扭身从前院走去。

        《疯狂的石头》里面的黄毛附体,左手抓着竹篮,右手取出竹篮里面的馒头,可劲的往嘴巴里面塞。

        三口一个馒头吃了下去。

        一方面是真的饿了。

        另一方面是担心有人看到。

        最主要的因素,是竹篮里面的馒头太少,只有五个,且这个馒头比那个十多岁小孩拳头大不了多少。

        五个馒头下肚,吴信愣是没有吃饱,却也缓解了那种饥饿感。

        竹篮子没用了。

        丢在了中院西侧屋门口。

        赶巧。

        吴信刚把竹篮子丢在西侧屋门口,东侧屋的贾张氏出来看到竹篮子不见,嗷的喊了一嗓子。

        “抓贼啊,我们贾家的馒头被偷了。”

        贾张氏喊抓贼,前院的那些人居然第一个从屋内冲了出来,首当其冲的竟然是闫阜贵一家人。

        尼玛。

        吴信心里骂了一句。

        冲出来的闫阜贵一家人好巧不巧的挡在了吴信出四合院的必经之路上。

        逃什么?

        逃就是不打自招。

        吴信果断的撒丫子的冲向了中院,随前院众人大流的出现在了中院。

        真是小机灵鬼。

        在闫阜贵家有人身形冲出家门的紧急时刻,吴信给他们来了一个身体向后转。

        这就是灯下黑。

        谁能想到偷吃了贾张氏五个白面馒头的吴信,会胆大包天的站在事发现场冷眼旁观着事态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