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赤脚医生在线阅读 - 第695章 何雨水的烦恼

第695章 何雨水的烦恼

        傻柱当上了四合院二大爷后,回到家喜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抱起小荷花一阵猛亲。

        “爹爹坏,爹爹胡子扎!”小荷花伸出手,尽力扒拉傻柱的嘴巴。

        傻柱嘿嘿笑道,将小荷花抱起来甩来甩去。

        于菊花还是第一次见到傻柱如此的兴奋,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至于吗,不就是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四合院二大爷。”

        傻柱放下小荷花,让她赶紧去做作业,走到于菊花跟前,沉声说道:“菊花,自从我爹跟小寡妇跑了之后,我总觉得低人一头,这次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活得像个人样。”

        看着眼角几乎溢出泪水的傻柱,于菊花伸手拉住他的胳膊,重重点头道:“傻柱,你放心,咱们只要跟着一大爷,以后的发展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对对对,要不是一大爷,我这会....”傻柱想起以前的荒唐事,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这么晚了,还上门啊?”于菊花站起身拉开门。

        门外站着的何雨水。

        何雨水扎好自行车,拎着一个纸包进到屋里,对傻柱问道:“哥,你当上二大爷了吗?”

        傻柱身体后仰,左腿翘在右腿上,神情相当瑟:“你说呢!”

        何雨水顿时明白了,兴奋的说道:“哥哥,还真有你的!”

        “这是我为了庆祝你当选二大爷,特意从稻香村买来了点心。”

        何雨水打开袋子,里面露出一个精致的眉宫饼。

        看到眉宫饼,傻柱撇撇嘴说道:“雨水,你怎么买的净是嫂子爱吃的点心啊?”

        何雨水傻笑道:“在咱们家里,嫂子永远是第一位的,你只能靠边站。”

        于菊花关好门,听到这话,心中喜滋滋的。

        在结婚之前,于菊花总是听屠宰车间的刘大姐说,嫁人永远别嫁给有姐姐或者是妹妹的男人,要不然结了婚之后,肯定会跟小姑子产生矛盾,而丈夫总会偏向跟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人。

        到时候她只能将眼泪吞进肚子里。

        于菊花在刚嫁给傻柱的时候,心中也充满了忐忑,结果结了婚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多余了。

        何雨水这个小姑子实在是善解人意了,平日里压根就不跟她发生冲突,而且无论是做事情,还是买什么好东西,总是第一个想着她。

        当然,投之以李,报之以桃。

        于菊花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何雨水也是敬着她,她也是让着何雨水。

        于菊花嫁给傻柱好几年了,经常跟傻柱吵架,却从来没有跟何雨水红过脸。

        傻柱也清楚何雨水的心思,只能嘿嘿的傻笑。

        于菊花吃了一块眉宫饼,拉着何雨水进到里屋,小声嘀咕道:“雨水,你跟小片警结婚快一年了,什么时间准备要孩子啊。”

        提起这事儿,何雨水的心情就有些低落:“嫂子,你就跟我亲姐一样,我也不瞒着你了,自从结婚之后,我们就没有采取过措施,只不过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

        于菊花闻言,心中能够理解何雨水的苦处,这年代女人结了婚之后,要是迟迟没有怀孕,肯定会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就算是何雨水的公婆通情达理,没有催促小两口,那些亲戚邻居们也不会放过他们。

        当初于菊花跟傻柱结婚八个月就怀上了小荷花,就这样还被嫂子们嘟囔了一阵子。

        于菊花拉着何雨水的手劝慰道:“雨水,这种事情不能着急,你越是紧张,越是着急,就越怀不上!”

        “难倒我就这样等着?”何雨水有些着急。

        “那当然也不是,你要是觉得心中不妥当,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遍。我听说....”于菊花说道这里,眼睛突然一亮,道:“现在轧钢厂医院在咱们京城算是最先进的医院之一了,你可以去找秋楠嫂子,她是那里主任,肯定能帮你安排检查。”

        “对对对,秋楠嫂子是个热心肠的人。”何雨水重重点头。

        何雨水这阵子为迟迟没有怀上的事情烦透了,虽然小片警没有说什么,她却晚上连睡觉都睡不好了。

        得了这个注意后,也没有心思跟于菊花闲聊了,抱起小荷花亲了两口,就急匆匆的来到了李家。

        此时李东来刚洗漱完,正准备跟丁秋楠上床睡觉。

        见到是何雨水来了,将她让进了屋里。

        “雨水,你有什么事情?”李东来站起身要帮何雨水倒茶水。

        何雨水连忙拦住:“东来哥,别忙了,我是来找嫂子的。”

        “找秋楠的?”李东来狐疑的看了何雨水一眼,进到里屋,把何雨水的事情告诉丁秋楠。

        “雨水这个时间点来找我,能有什么事情呢?”

        丁秋楠此时已经躺在了床上,得到这个消息,穿上睡衣又走出了屋子。

        李东来看何雨水一副讳之莫深的样子,就知道两人要说悄悄话,就没有去打扰了。

        斜躺在床上,从床头拿起一份文件翻阅了起来。

        现在电动自行车已经发布,并且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轰动。

        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轧钢厂实验室就销售了两万多辆电动自行车。

        事实上,之所以只销售了这么多,是因为京城自行车一厂的月产量就这么多了。

        据张青翠统计出来数据,目前轧钢厂实验室收到的来自全国的订单足有八万多台,并且这个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不断的增多。

        这仅仅是国内的产量,电动自行车在港城已经开始销售,已经推出,第一批运到港城的一万台电动自行车就销售一空。

        港城那边竟然一口气发来了十万台的订单。

        当然这么大是数量,仅靠港城是没有办法消化的,绝大部分还是转运到了欧美等国家。

        这年月那边的经济确实发达一点,但是有钱的也仅限于少部分人,大部分工人日子还是过得苦哈哈的,就算是买了汽车也为高昂的油价发愁,而电动自行车的出现,则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现在轧钢厂实验室收到了将近二十万台电动自行车的订单,这些仅靠京城自行车一厂是没办法完成的。

        所以,在部委同志的建议下,李东来决定扩大生产规模,将生产任务分配全国三十多年自行车厂。

        那些自行车厂的前期改造过程由部委的同志负责,并且因为是整治任务,所以也不用担心那些自行车厂不配合。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保证那些自行车厂生产出来的电动自行车符合轧钢厂实验室制定的标准。

        身为穿越者,李东来清楚商品的口碑建立起来比较困难,可能需要无数年的时间,但是破坏起来格外的简单,特别是现在国外的那些大财阀一直在盯着这块肥肉。

        只要是发生严重的质量问题,他们必然会用控制下的媒体大肆宣扬。

        所以,李东来经过深思熟虑,制定了一系列标准,只有符合标准的电动自行车,才能对外销售。

        同时,还组织了数支质量监督巡视队伍,对全国各地的生产基地进行巡视,一旦发现不符合标准的电动自行车,除了要销毁那些电动自行车,还会对生产单位进行处罚。

        第一次给出警告处罚,第二次扣除所有的生产奖金,第三次将会取消生产电动自行车的资格。

        李东来手头上的文件,正是巡视人员名单,大部分人员都来自京城的质量监督所,每支队伍的领队都是轧钢厂实验室的职员。

        而总负责人正是莫山凤。

        仔细研究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李东来打开抽屉,翻出一支钢笔,在文件上签上了名字。

        等明天将文件递交到部委,这件事情就算是完成了。

        身为实验室主任的李东来,现在已经不用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了。

        事实上,他现在更多的时间,是放在研究工作上,利用自己前世的记忆,发明出更多先进的产品,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下一步研究什么呢?

        按照原定的计划,李东来本来是打算研究电动汽车的,可是在研制电动自行车的过程中,发现依照国内目前的技术水平,并不足以制造出既能满足出行需要,又能保证安全的电动汽车。

        他可不想让一枚枚定时炸弹,在大街上行驶。

        所以电动自行车的计划,只能再次推迟。

        要不还是把目光转回药品上?

        李东来正思索着轧钢厂实验室的未来,丁秋楠跟何雨水嘀咕了一阵,将何雨水送出李家后,推开门走了进来。

        她关上门,脱掉睡衣外套,钻进了被窝里,那条大长腿搭在李东来身上。

        “雨水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李东来转过身轻轻将丁秋楠拥进怀着,顺嘴问道。

        “雨水结婚将近一年了,也没有孩子,明天想到咱们医院检查身体。”丁秋楠凑到李东来的耳朵上,小声说道。

        “就这事?”李东来放下了心。

        在何雨水跟小片警结婚的时候,他就动用了赤脚医生,对两人的身体进行了检查。

        两人没有任何问题。

        另外,在原著汇总,何雨水可是生了两个孩子的。

        “这事儿可是女人天大的事情。”丁秋楠的小脑袋在李东来的脖子上拱了拱:“你不是说想再要个孩子吗,怎么不行动了?”

        “这就来!”李东来嘿嘿一笑。

        ....

        这世界就是那么的不公平,有人高兴,就有人伤心。

        李家和何家都充满了欢笑声,贾家的气氛却有些凝重。

        秦淮茹回到贾家后,直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贾张氏在外面跟一帮子老婆子聊完天,回到家,看到秦淮茹坐在那里,皱着眉头说道:“秦淮茹,你怎么不给老婆子我烧洗脚水。”

        在贾家,为婆子烧洗脚水是儿媳妇儿应尽的义务,哪怕只用把精钢锅坐在煤炉上,扒开煤炉的塞子,就可以了,贾张氏却非要秦淮茹烧热水不行。

        秦淮茹冷哼一声,冲她翻个白眼:“贾张氏,你刚才为什么不投我一票。”

        提到这事儿,贾张氏脸上的兴奋劲顿时没有了,讪笑着解释:“淮茹,这事儿还真不能怨我,大家伙都清楚没有人会选你,我要是把票投给了你,那不就浪费了?”

        秦淮茹闻言,双眼紧盯贾张氏:“这么说,你拿那票去给别人做了交换”

        她此时快气坏了,连一票都拿不到,连自家都不支持她,让她在四合院的住户们面前丢尽了脸面。

        贾张氏搓搓手,尴尬的说道:“那倒也不是.....我不是跟张师傅的婆娘关系好吗。就那那票投给了张师傅....”

        “啪!”

        秦淮茹狠狠的拍拍桌子,气得浑身直哆嗦:“你竟然为了讨好别人,置我于不顾,贾张氏啊,你可真够可以的。”

        要是贾张氏能用这些票,换回来一些东西,比如两斤大米,两斤精白面,秦淮茹倒是可以接受。

        问题是贾张氏什么都没有得到。

        “淮茹,你别生气啊,谁知道你连一票都没得到。”贾张氏觉得很委屈,按照她的预想,秦淮茹就算是人品再差,在四合院里总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绝对一票也拿不到。

        到时候,就算是没有她这一票,秦淮茹也发现不了。

        “贾张氏,从今年开始,你自己烧洗脚水。”秦淮茹伤透了心。

        “凭什么!”贾张氏闻言开始扯着嗓子吼道:“老贾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你走得早,留下我这个孤老婆子在这里吃苦受罪,现在儿媳妇也不孝顺了,我这日子该怎么过啊,你晚上一定要找这个不孝顺的儿媳妇儿好好聊聊!”

        在以往,贾张氏发动亡灵召唤,总能收到一些效果,但是秦淮茹已经见识多了,压根就没有理会她。

        而是任由贾张氏在那里哭嚎。

        这时候,里屋的棉布帘子被人撩开了,棒梗从里面走出来,打着哈欠说道:“奶奶,这大晚上的,你闹什么闹,还让不让人家睡觉了。”

        看到棒梗出来,贾张氏顿时不哭了,瞪着眼问道:“棒梗,你没去看电影吗?”

        “看什么电影啊,你们开大会的时候,我一直在家里睡觉。”棒梗疑惑的说道。

        贾张氏皱眉头:“刚才隔壁张师傅家的二小子回来了,告诉我他在新街口的电影院门口,看到了黄艳玲。”